• 1
  • 2
  • 3
  • 4

三起三落的扬州城

来源:脚爬客 作者:王任重、白菜 时间:2018-12-6 14:00:16

说到中国历史上的名城,一定是少不了扬州的。但要真说到扬州给人以最深刻的印象,只怕一半是杜牧的那些个红尘名句,另一半就是乾隆皇帝下江南的风流韵事了。这也恰好反映了扬州在历史上两个最辉煌的时间点,一个在隋唐,一个在康乾。作为京杭大运河与长江交汇的节点,扬州的兴衰与河流的变迁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本文就从河流变化的角度,来回顾扬州的三起三落

抛开古人类不谈,扬州的历史最早追溯到春秋时期。彼时的吴国地处长江中下游地区,河川纵横,水网密布,交通极度依靠水路。这催生了吴国高超的造船技术,水师成为吴国的军队主力。但由于长江和淮河之间并没有相通的水道,吴国便从邗地开始,因地制宜开挖运河连接湖泊,开凿出一条贯通江淮的水道——邗沟。在开挖邗沟的同时,在附近筑起了一座邗城,这也便是今天扬州的前身。

今天的淮河早已和长江相通,古邗沟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条连同江淮的运河

邗沟在历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一则是沟通江淮的重要水道,二则是有利于农田灌溉。以军事目的开凿的邗沟使扬州成为四汇五达之地,客观上促进了扬州经济的发展。

今天的邗沟已经成为风景河段

到了西汉时期,扬州第一次迎来了它的发展高峰。刘濞在协助汉高祖平定淮南叛乱后,被封吴王。刘濞通过伐木造船,疏通邗沟,充分发挥了水运经济的作用,奠定了南北水运的基础。做起围海煮盐生意的刘濞将食盐通过邗沟不断运往北方,为吴国的发展提供了财政保障。不过好景不长,随着汉景帝即位之后,开始加强中央集权。吴王刘濞联合六国带头造反,被一代名将周亚夫一举消灭。为这场战争买单的扬州重回小农经济。之后的三国、南北朝乃至隋朝初年,扬州长期处于南北拉锯式战场的中心,百姓长期处于动荡的社会条件之中,经济发展难有起色。

周亚夫平七国叛乱图

公元605年,隋炀帝即位。他陆续开通广通渠、通济渠、永济渠、江南运河,并征发数十万淮南民工,开拓邗沟。将黄河、淮河、长江悉数串起,开辟以一条贯通东西,横亘南北的大运河。地处运河与长江交汇口的扬州迎来了它历史上第二个高峰。

这次重新开挖的邗沟是在原有基础上扩宽加深。通济渠和邗沟,“渠广四十步,渠旁皆筑御道,树以柳”,形成了一道两千多里的风景线。扬州附近河道上出现了“弘舸巨舰,千舢万艘”的壮观场面。大运河的开凿使扬州处在了一个四通八达的交通枢纽位置上,从扬州向北可达中原地区,向南则是富庶的太湖流域,沿江溯流而上是荆楚和巴蜀两个重要的经济区,顺流而下则是长江口,来自海外的船只通过这里驶向扬州。

连通三大水系的大运河

古时,水运占据交通运输的主导。彼时的扬州坐拥天下水运枢纽之利,兼具对外官方指定港口,其地理位置约等于今天的“武汉+上海”。到了盛唐,世界各国均注重与大唐的贸易往来。扬州专设波斯胡店,对接阿拉伯人与波斯人。日本来唐也通过扬州、淮安进长安。鉴真和尚东渡日本,园仁法师入唐求法均通过扬州。九世纪时阿拉伯地理学家伊本考尔大贝评价扬州是东方四大港口之一。

到了五代时期,持续繁荣百年的扬州走到了命运的转折口。随着长江逐渐南移,海岸线向东大幅延伸,至五代,扬州基本丧失了作为优良港口的条件。至宋代之后,全国经济中心转移完成,南盛北衰的格局基本成型。整个东南地区由原来扬州一个中心变成多中心的局面,杭州、苏州、泉州等城市纷纷开始在历史舞台上崭露头角。地理的变迁和历史的背景让扬州逐渐失去了经济中心的地位。

海岸线的变化让扬州与出海口越来越远

唐朝之后的600余年时间里,随着黄河淤积逐渐加深,水位高出两侧运河,船只难以驶入黄河。直至清朝开凿中运河,建成黄、淮、运交汇枢纽,结束了“借黄助运”的历史。大运河的交通便利性得到大大提升,更加巩固了扬州的地位。后经过康、雍、乾三代的励精图治,清朝的发展达到了鼎盛。从乾隆27年到乾隆55年不足30年的时间里,全国人口从2亿暴增到3亿,全国经济形势一片大好。更为重要的是,从明朝开始推行的海禁一直延续到清朝,大运河成为补给中央朝廷的唯一动脉。在这样的客观环境中,稳居南北交通枢纽和两淮盐业中心的扬州再次迎来了转机。一时间四方舟车、商贾荟萃,扬州的工商业高度繁荣。乾隆皇帝六下江南,五次到了扬州,留下了无数几乎无人知晓的打油诗。

1842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后期,英军攻占镇江,封锁漕运。这一事件成为了漕运衰落的开始。后来太平天国占领江苏、安徽一带多年,南方漕运也处于瘫痪状态。直至1855年,黄河改道导致运河山东段淤废。大运河的时代彻底落幕。

纵观扬州发展的历史,从吴王刘濞借助邗沟做卖盐的生意,扬州出现第一次经济发展的高峰;到唐代扬州成为南北粮、草、盐、钱的运输中心和海内外交通的重要港口,扬州经济发展呈现第二次高峰;再至清朝,扬州占漕粮、盐务、河务三大要政之地利,成为当时全国经济与文化中心,出现了经济发展的第三次高峰。水运交通在扬州的历史兴衰中始终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然而从始至终,扬州都在被动的接受历史赋予它的角色。甚至有时候机会来临,扬州人也轻描淡写的避开了。漕运时代结束后,历史不是没有给扬州机会。彼时的津浦铁路初步选址是经过扬州的,如若铁路通车,扬州将成为南北陆运和东西水运的交汇点。然而,扬州的富商们因顾忌祖宗风水,主动上京游说,迫使津浦铁路改道,扬州也因此失去了转折的机会。

如今的扬州在内斗省的存在感已经很低了,苏南苏北斗的火热的时候,扬州似乎总是被遗忘的那个。几度沉浮的历史给扬州留下了从容不迫的基因,内斗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正如下起了小雨的扬州,城市衬上一层朦胧,青灰色的屋瓦浮上跃动的流光,路过的行人卸下步履在院子里暂歇,聊一聊家长里短,听着雨点敲在千瓣屋瓦上的声音,细流顺着瓦沿慢慢流下。